新闻详情

唐慧女儿案两被告人死刑未获核准 案件发回湖南重审

6月12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受最高人民法院委托,向“唐慧女儿案”两被告人周军辉、秦星送达了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依法裁定不核准周军辉、秦星死刑,将案件发回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鉴于周军辉、秦星强迫卖淫的暴力、胁迫程度,犯罪情节的恶劣程度尚未达到情节特别严重,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对两被告人以强迫卖淫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量刑不当。

  【还原事实】

  逼迫10岁女童卖淫三个月

  最高人民法院受理被告人周军辉、秦星强迫卖淫等死刑复核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阅了全部案卷材料,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律师意见,并赴当地调查核实证据,依法对本案进行了复核。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2006年,被告人秦星伙同其男友陈刚(同案被告人,已判刑)在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潇湘中路柳子大酒店旁租房经营“柳情缘休闲屋”(以下简称“柳情缘”),并采取招募、容留等手段组织蔡某某、陈某某、王某某等多名女性在该店内或前往宾馆等处卖淫。

  2006年10月1日下午,被告人周军辉到永州市零陵区永州市职业技术学院医学院对面东方红超市负一层“快乐溜吧”溜冰,结识了被害人张某某(唐慧之女,时年10岁),后周军辉返回医学院附近的“漂亮宝贝”理发店上班。之后,张某某来到“漂亮宝贝”理发店,与周军辉一起吃晚饭。当晚,周军辉将张某某带至永州市职业技术学院医学院对面的“蓝色吧”出租屋内看碟、留宿并发生了性行为。次日上午,周军辉带张某某离开了“蓝色吧”出租屋,在前往“漂亮宝贝”理发店的途中,张某某被其舅母发现带回家。

  2006年10月3日下午,张某某再次到“漂亮宝贝”理发店找被告人周军辉,周军辉通过朋友“魏勇”与陈刚联系后,将张某某带至“柳情缘”,交由被告人秦星安排张某某卖淫。此后,周军辉多次从秦星处领取张某某卖淫所得款共1000余元,外出打工后又委托朋友魏治敏(绰号“韦剑”)继续领取张某某的卖淫所得款。其间,张某某因不服从卖淫安排,与秦星发生争吵并朝秦星脸部打了一巴掌。陈刚见状朝张某某脸部打了一下,周军辉闻讯赶来亦打了张某某脸部一下,要张某某尊重老板、听从安排。

  2006年12月下旬,张某某被刘润、蒋军军、兰小强、秦某(均系同案被告人,已判刑)接出饮酒并被采取暴力手段强行奸淫。同月30日,张某某被其亲属找到并带离“柳情缘”。经鉴定,张某某患生殖器疱疹及创伤后应激障碍。

  【不准缘由】

  犯罪情节未达特别严重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周军辉、秦星伙同他人利用被害人年幼、身心脆弱、缺乏自我保护能力的特点,采取暴力、胁迫等手段,强迫不满14周岁的幼女卖淫,两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强迫卖淫罪;周军辉明知被害人是不满14周岁的幼女而与之发生性关系,其行为构成强奸罪;秦星伙同他人采取招募、容留等手段组织多名妇女从事卖淫活动,其行为构成组织卖淫罪,均应依法数罪并罚,予以惩处。周军辉、秦星强迫不满14周岁的幼女多次卖淫,控制卖淫所得,其间被害人又被他人轮奸,致被害人患有生殖器疱疹及创伤后应激障碍,严重侵害了幼女的身心健康,犯罪性质恶劣,犯罪情节、犯罪后果严重。在强迫卖淫的共同犯罪中,两被告人均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强迫卖淫、强奸、组织卖淫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鉴于周军辉、秦星强迫卖淫的暴力、胁迫程度,犯罪情节的恶劣程度尚未达到情节特别严重,对两被告人以强迫卖淫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量刑不当。本案复核期间出现新的证据,可能影响对秦星是否构成立功的认定,依法应予查明。

  据此,最高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五条、第二百三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五十条第(四)项、第(五)项、第三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不核准被告人周军辉、秦星死刑,将案件发回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6月12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受最高人民法院委托,向“唐慧女儿案”两被告人周军辉、秦星送达了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回应

  唐慧:心情很差 准备重审

  6月12日上午,最高法院依法不予核准“唐慧女儿案”两名被告人死刑的消息经媒体公布后,正在家中的唐慧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将尽快联系律师,做重审出庭准备。

  对于两名被告人的死刑未被核准,唐慧表示自己心情很差。她说,事情开始至今已有8年,其本人去年起诉永州市劳教委胜诉后,逐步远离上访和打官司,专心照顾家人和经营花店生意。

  对最高法把案件发回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唐慧表示,将尽快联系此前的代理律师,针对重审确定代理律师,做好出庭准备。

  曾担任过唐慧女儿代理律师的甘元春说,最高人民法院的复核裁定是生效裁定,自己尊重司法权威,就案件的刑事部分不便发表意见。甘元春说,希望在未来的重审中,把过去没查清楚、存在争议的事情,比如“秦星立功”等事情重新核查清楚,不能回避。

  至于是否会在案件重审中继续担任唐慧女儿的代理律师,甘元春表示自己没有这个想法,但他会继续帮助唐慧女儿进行身体康复和心理治疗。

  解读

  就“唐慧女儿案”被告人周军辉、秦星强迫卖淫等死刑复核一案,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负责人6月12日接受了记者采访。

  问:最高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周军辉、秦星等人构成强迫卖淫罪的理由是什么?

  答:强迫卖淫罪,是指违背他人意志,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强制手段迫使他人卖淫的行为,是一种以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尤其是性自主权为主要客体的严重犯罪。判断被告人周军辉、秦星等人是否构成强迫卖淫罪,主要取决于两方面:一是被告人是否对被害人实施了暴力、胁迫或者其他强制行为;二是被害人张某某卖淫是否违背其本人意愿。根据我院复核确认的事实和证据,足以认定周军辉、秦星等人构成强迫卖淫罪。

  第一,被告人周军辉、秦星等人为迫使被害人张某某卖淫,实施了暴力、胁迫行为。根据张某某的陈述、证人陈某某的证言和周军辉、秦星、同案被告人陈刚的供述可以证实,张某某因不服从卖淫安排,与秦星发生争执时,被周军辉、陈刚各打脸部一下。虽然周军辉、陈刚实施的暴力程度较轻,但被告人是成年人,且系多人,而被害人年仅10岁,孤身年幼、身心脆弱、易受伤害,缺乏自我保护能力,此情形足以对被害人形成较强的精神强制,迫使其不敢反抗。

  第二,被害人张某某卖淫明显违背其本人意愿。案发时张某某是年仅10岁的幼女,身心发育尚未成熟,对性行为的性质、后果缺乏认知和判断能力,不具有性的自主权,缺乏自愿卖淫的基础。张某某本人亦始终陈述,其系被迫卖淫。司法精神病鉴定意见认定,张某某患创伤后应激障碍,“该病的发生与被强迫卖淫所受的精神创伤有直接因果关系”。被害人的陈述与司法精神病鉴定意见一致,说明卖淫违背被害人的意愿,给其心理造成伤害。

  被告人周军辉、秦星违背被害人张某某的意愿,采取暴力、胁迫手段迫使张某某卖淫,依照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的规定,已构成强迫卖淫罪。

  问:此案复核期间出现哪些新证据,可能影响对被告人秦星是否构成立功的认定?

  答: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本案期间,对被告人秦星是否制止同监人员周兰兰自杀等问题进行了调查核实,调取了看守所的监控录像及在场部分同监人员的辨认笔录等新证据,上述新证据可能影响对秦星是否构成立功的认定。由于新证据未经当庭质证,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现已随案移送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由湖南高院通过开庭审理进行核实。

  问:最高人民法院不核准被告人周军辉、秦星死刑的理由是什么?

  答: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死刑案件,始终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严格执行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和严格控制、慎重适用死刑政策,贯彻特殊、优先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原则,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

  根据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规定,强迫他人卖淫只有情节特别严重的,如大规模强迫卖淫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强迫多名幼女卖淫的,多次在公共场所劫持他人拘禁后强迫卖淫的,或者强迫卖淫手段特别残忍、造成被害人严重残疾或者死亡等情形,才可考虑判处死刑。对于情节特别严重的认定,应结合行为人强迫卖淫的人次规模、作案对象、犯罪手段、强制程度、犯罪后果、社会影响等因素综合加以判断,确保罪责刑相适应。

  本案中,被告人周军辉、秦星强迫不满14周岁的幼女多次卖淫,控制卖淫所得,其间被害人又被他人轮奸,致被害人患有生殖器疱疹及创伤后应激障碍,严重侵害了幼女的身心健康,犯罪性质恶劣,犯罪情节、犯罪后果严重,两被告人在强迫卖淫的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均应依法惩处。但根据被害人陈述及证人李某某、蔡某某、陈某某等的证言,证实被害人可与其他证人结伴外出、经常到附近网吧上网,未被完全限制人身自由,除有一次因不服从卖淫安排,被打脸部外,未发现被害人受到两被告人的其他暴力侵害。鉴于周军辉、秦星强迫卖淫的暴力、胁迫程度,犯罪情节的恶劣程度尚未达到情节特别严重,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对两被告人以强迫卖淫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量刑不当。

  此外,本案复核期间又出现新的证据,可能影响对秦星是否构成立功的认定,依法应予查明。据此,最高人民法院依法裁定不核准二被告人死刑,将案件发回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综合新华社消息)

  快评

  一份坚守法治精神的裁判

  根据两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最高法院勇于排除“舆论审判”的干扰,在众声喧哗中坚守法治精神,值得称道。这个裁决有三个方面值得肯定:

  一、最高法院明确了强迫卖淫罪的定罪标准。

  在这份裁定书中,对于争议的被害人为未成年人、仅有轻微暴力行为能否认定为强迫卖淫,进行了倾向性明显的解释,认为利用被害人年幼、身心脆弱、缺乏自我保护能力的特点,采取暴力、胁迫等手段,强迫不满14周岁的幼女卖淫的构成强迫卖淫罪。这一解释有利于保护未成年幼女的利益,也有利于打击犯罪,对今后的同类案件的审理,提供了标杆。

  二、最高法院明确了强迫卖淫罪判处死刑的标准。

  最高法院的裁定书认为,本案两被告人强迫卖淫的暴力、胁迫程度,犯罪情节的恶劣程度尚未达到情节特别严重,对两被告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量刑不当。刑一庭负责人也进一步阐明,强迫他人卖淫只有情节特别严重的,如大规模强迫卖淫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强迫多名幼女卖淫的,多次在公共场所劫持他人拘禁后强迫卖淫的,或者强迫卖淫手段特别残忍、造成被害人严重残疾或者死亡等情形,才可考虑判处死刑。对于情节特别严重的认定,应结合行为人强迫卖淫的人次规模、作案对象、犯罪手段、强制程度、犯罪后果、社会影响等因素综合加以判断,确保罪责刑相适应。通过这一典型案例,明确了刑罚的执行尺度,有利于下级司法机关一体遵循,保证量刑的平衡。

  三、最高法院严格执行了我国现行的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和严格控制、慎重适用死刑政策,为下级法院作出了榜样。

  毋庸讳言,我国文化中“杀人偿命”的传统依然根深蒂固,对于一个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在走向中等发达水平的国家而言,这一观念和综合国力、社会文明程度是不相协调的。尽管我国民众有悠久、深厚的重刑传统,但动辄呼喊“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等情绪化的表达,真的执行下去,必然造成死刑的极大滥用。另外,按照本案的犯罪情况,两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也是达不到应该判处极刑的标准,可以想象,如果不严格按照刑法的原则和刑罚规定办案,将会严重动摇整个刑法体系,给任意量刑开了绿灯。

  因此,最高法院在当事人和网络舆论的极大压力下,对案件处理坚持法律原则,做到释法析理厘定标准有理有据,打击犯罪保护人权有理有节,完全应该获得一个“赞”!

天津律师事务所http://www.lawtf00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