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寻女”是凶手一手导演的 真相:打死女儿埋尸

案情闪回

  2016年5月10日,一条消息在天津人的微信朋友圈疯转不止,一名年仅7岁的女孩儿离家出走,家人正在四处寻找。“让人揪心的她到底去了哪儿?小小的她,会不会因为回不了家而着急?身无分文的她,会不会好几天没吃过饭?”

  这些话语牵动无数人的心。此时,人们还不知道女孩儿已经离开人世,孤独地躺在内蒙古准兴高速公路荒凉的路基下。

  摄录为证:女儿离家出走

  此事要从女孩儿父亲贾某国的报警说起。5月10日中午,贾某国来到蓟县文昌街派出所报警称,当天6:30,其7岁的女儿贾某阳从蓟县渔阳镇八景园小区2号楼的家中离家出走。

  贾某国提供了一段其家所在的楼栋口的监控视频。视频显示,当天6:30,一名小女孩慢慢走出楼栋,其身穿红色连帽衫、黑色紧身裤,头戴黄色遮阳帽。她背对着摄像头,看不清脸,但是贾某国认定她就是自己的女儿贾某阳。

  这段视频录像既证明孩子离家出走的事实,也向警方提供了宝贵的线索。警方紧急调出小区出口的监控视频,找到相应时间女孩儿走出小区大门的画面。图像显示,女孩儿走出大门后右拐,沿着马路向北走去,之后,在一个药店附近失去踪影。药店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十字路口,然而,在路口的监控视频上,在相应的时间段内,警方却没有发现孩子走过的图像。同时,警方对八景园小区内外、小区地下车库以及距八景园小区不远处的一个正在拆迁的村庄进行搜索,没有发现孩子的踪影。

再婚家庭:孩子曾遭家暴

  在走访相关亲人时,有人反映,女孩儿曾遭遇家庭暴力。

  原来,失踪女孩儿贾某阳生活在一个再婚家庭。贾某国,39岁,初中毕业后外出打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货车,与原配妻子生有两个女儿。2014年离婚后,贾某国带着时年5岁的小女儿贾某阳与陈某结婚。陈某时年33岁,没有工作,与前夫育有一女一子,与贾某国再婚后,带着时年12岁的大女儿王某某与贾某国父女共同生活。不久,贾某国与陈某再育一女。

  去年9月,贾某国与妻子陈某声称贾某阳不听话,将孩子送到老家,其亲属发现孩子身上有伤,孩子说是父亲贾某国和继母陈某殴打所致。亲属找来孩子的生母,表示大家出钱,让她将孩子接回来抚养,其生母同意。但是,贾某国和陈某后来又改变主意,最后询问孩子愿意跟谁,孩子仍表示愿意跟父亲回家。最终,贾某阳还是跟随父亲回到家中。

  贾某国承认这些事实,但是竭力述说女儿叛逆,不听话,怨恨继母等等。

  视频有诈:儿子男扮女装

  警方继续追寻小区监控视频中女孩的去向,改变思路,根据孩子走出小区后向北走去,而北边最近的十字路口却没有拍到孩子踪影这一情况,分析孩子有可能是改乘汽车离开的!警方将注意力放到那一时段过往车辆上。经过反复审看监控视频,发现在当日6:40后,一辆夏利车前后三次出现在这个十字路口上。经查,这辆夏利车为贾某国的妻子陈某所有,当天并没有离开县城。而贾某国也声称自己当天一直在县城,可是警方发现,他当天上午曾离开县城前往几十公里外的杨津庄镇,而杨津庄镇是其妻陈某前夫的居住地,陈某的儿子王某旭也住在那里。警方据此推测贾某国可能改乘出租车将女儿贾某阳转移到陈某前夫家。

  5月13日晚,办案人员通过监控视频发现线索,找到出租车司机董师傅,请他回忆5月10日早晨在县城八景园小区外是不是送过什么人前往杨津庄。

  虽然事隔数日,董师傅很快回忆起这趟远途生意:一名男子带着一个孩子从县城前往杨津庄。将孩子送入一户住宅后,男子乘原车返回。办案人员请他描述一下那处住宅的形状,果然是陈某前夫王某的家。公安蓟县分局刑侦支队支队长蔡长青带领刑警立即赶往杨津庄镇,查找贾某阳的下落。

  王某不在家,家中只有王某的父亲和儿子王某旭。办案民警请老人回忆,5月10日早晨是不是有人送来一个小女孩。老人说,贾某国来过,但送来的不是女孩,而是他的孙子王某旭。王某旭5月6日周五去县城他妈妈家,原定周一早晨送回来,可是直到5月10日周二才送回来,害得他还到学校请了假。

  女孩怎么变成了男孩?办案民警询问得知,王某旭这次去他妈妈家并没有见到小姐姐贾某阳。

  经办案民警细致工作发现,5月10日的视频录像中的女孩并不是贾某阳,是王某旭。当日早晨,贾某国的妻子陈某让王某旭穿上红色连帽衫、黑色紧身裤,戴上黄色遮阳帽,说这是给他新买的衣服,让他一个人出去乘电梯下楼,走出小区右拐等着叔叔贾某国。之后,贾某国接上他转乘出租车回到杨津庄镇的家中。

  真相显现:打死女儿埋尸

  5月14日上午,蓟县警方迅速传讯贾某国、陈某及其女儿王某某。贾某国供认打死贾某阳、埋尸内蒙古的犯罪事实。

  事情发生在4月27日,贾某阳说要去厕所,父亲贾某国让她等一等,因为陈某正在用厕所。结果,贾某阳尿在客厅地上。看到凳上、地上到处都是尿水,贾某国怒不可遏,认为她是故意这么做的,遂开始用木棍、皮带、电线抽打贾某阳。23时,贾某国发现贾某阳身体严重不适;次日凌晨4时,贾某阳死亡。经过一番紧急谋划,5时,贾某国与妻子陈某等将贾某阳的尸体从家中抬到夏利车上,又转移到贾某国的大货车上,然后驾驶大货车奔行十几个小时,行到内蒙古准兴高速公路一路坡下将尸体掩埋。贾某国跑运输经常路过这里,知道这里地处偏僻,便于隐藏。回来后,为了逃避罪责,他们又设计了一个女儿出走的骗局。

  5月15日凌晨,刑侦人员带着贾某国前往内蒙古准兴高速公路,找到埋尸点,挖出贾某阳的尸体。可怜的女孩被一床夏凉被紧紧地包裹着,尸体已经高度腐败。尸检结果为:符合被他人用钝性物体打击身体多部位致创伤性休克死亡。

  嫌疑人述说

  时间:6月6日下午

  地点:蓟县看守所内

  贾某国相貌普通,身材粗壮,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也不像长期受到生活重压的样子。在一个多小时交谈的时间里,贾某国数度哽咽,泪水止不住地流下。

  贾某国说,他开车跑运输经常不在家,2014年通过网络认识了现在的妻子陈某。与前妻离婚时,他要了小女儿贾某阳。贾某国承认,两个女儿中,贾某阳“平时更亲我一些。”离婚判决之后,他去家里接孩子,贾某阳已知道父母离婚的事情,但是很顺从地跟随父亲离开母亲,来到县城陌生的新家,与同样陌生的继母和比她大7岁的姐姐共同生活。

  贾某国仍然经常外出,有时三五天,有时一星期。回来后妻子告诉他,贾某阳经常说瞎话,还骂她,跟她打架。他不相信。妻子说,有一次吵架,贾某阳将她的衣服剪破;把给她买的头绳、辫卡扔到垃圾箱里。贾某国问女儿有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她不承认。后来有一次看到女儿脸破了,说是继母打的。贾某国听了很生气,后来证明是女儿自己抠的。

  贾某国认为女儿是受了其他亲戚的调唆之后,才变得比较叛逆,不再听他和陈某的话。有一次,她告诉继母,说父亲在卫生间给她亲妈偷偷打电话。继母听了很生气,过来责问他。其实根本就没有这回事。贾某国从此便不再信女儿,并开始打她。衣橱里挂衣物的活动横梁、皮带和充电器的电线成了殴打她的主要工具。每次打她,女儿只是喊叫,但从不哭泣。“她一次也没哭过,不管我怎么打她!”贾某国说,轻轻地摇了摇头。

  听起来,面对与他作对的女儿,贾某国似乎有些无奈。于是讯问人问他:“去年9月,当亲戚看到孩子被打的惨状,想要把孩子接走时,你为什么不同意?”贾某国听了,有些激动地说:“他们是想要这个孩子,可是,离婚时判给我抚养。他们没有一个提出变更抚养权的,如果让他们把孩子接走,教给她更多的坏话,让孩子更恨我,最后还是我的病!”

  “据了解,在派出所,民警问贾某阳是跟妈妈生活还是跟爸爸生活,她说要跟爸爸。她最后还是选择了你,是不是?”讯问人接着问道。

  贾某国听了,顿时泪流满面,垂下头轻轻说:“是,她可能还是觉得跟我亲,还有县城里的生活要比老家好。”

  贾某国承认很少跟女儿谈心交流,不知道她想些什么,不知道在他长期外出的时间,她一个弱小的孩子,面对陌生的继母和比她大7岁的姐姐是不是也有很多委屈要跟他倾诉,而只是看到她的叛逆,看到她惹的麻烦,并试图通过暴力逼她改变。

  惨剧发生在4月27日上午。此前,贾某阳几次因尿在被子和板凳上被贾某国殴打,贾某国认为她是存心的。这天早晨,妻子陈某在厕所里。贾某阳说要尿尿,贾某国让她等着,贾某国说此前看到她两次去厕所,不会这么急又要尿。可是,贾某阳坐在板凳上,说憋不住了,只见她两腿夹得紧紧的,很快就尿了出来。贾某国让她用晾干的婴儿尿不湿将地上、凳上的尿吸净,又用墩布擦净,然后便开始新一轮的毒打,横梁、皮带、电线都用上了。这一次,贾某国真的气坏了。

  当问及孩子经常憋不住尿,是不是身体有病,有没有带她去看过医生时,贾某国摇头说没有。

  这一顿毒打后果十分严重,那天,贾某阳一直躺在卧室床上。到了晚上,贾某国走进卧室,发现地上有尿,孩子身上的衣服也被尿浸湿了,于是给她换衣服。她躺着不动。看到腿上一个伤口的创可贴湿了,贾某国揭下创可贴,发现里边的伤口已经化脓,便给她挤脓。她睁着双眼,身体却没有反应。贾某国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她的腿开始变硬,身子变凉。

  贾某国说他不敢送女儿去医院,因为曾在派出所保证过不再打孩子。后来想去远一点的医院,不会被熟人发现,但是终于没有去。

  凌晨4时左右,贾某阳呼吸变弱,只有出气,没有进气,接着,嘴角吐出一些白沫,肚子往上挺,一分钟后就都停止了。贾某国明白自己犯下了罪孽,打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贾某国说对不起女儿,他不是一个负责任的父亲。回忆起与女儿曾有过的亲密,说她经常黏在他身上,抓他的头发,还用手堵住他的嘴,然后大声喊“爸爸”,让他答应,明知他嘴被捂住出不了声。他出车回来,家里来过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也都会告诉他。

  说着这些温馨的记忆,泪水再次模糊了他的眼睛。

天津律师http://www.lawtf00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