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深圳拔管杀妻案终审维持缓刑 法官否认量刑畸轻

在殡仪馆里躺了3年半的胡菁也许很快就能入土为安了。昨日,备受关注的拔管杀妻案终审宣判,广东高院裁定,维持深圳中院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的一审判决。天津律师事务所www.lawtf007.com听判后,胡菁的丈夫文裕章做出了一个握拳的胜利姿势。

  昨天上午,广东高院对“拔管杀妻案”作出终审裁定,裁定书如下:2009年2月9日20时许,被告人文裕章妻子胡菁在家中昏倒,在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部ICU病房治疗期间一直昏迷不醒,有心跳、血压,靠呼吸机维持呼吸。2月16日下午3时许,文裕章到病房探望时将胡菁身上的呼吸管、血压监测管等医疗设备拔掉,阻止救治并放弃治疗,4时许胡菁死亡。深圳市中院于2010年12月9日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文裕章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一审宣判后,深圳市检察院认为“量刑畸轻”,提起抗诉。

  昨天终审宣判时,广东高院主审法官宣读裁定理由认为:原审被告人文裕章在知悉其妻胡菁病重无法救治后,强行拔去其妻身上所附抢救设施,并阻拦医护人员急救,致其妻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应依法惩处。

  对于深圳检察院的抗诉,广东高院认为,文裕章一时冲动实施拔管行为,其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均较小,属于“情节较轻”。文裕章案后能够主动投案并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应认定为自首,依法可予减轻处罚。文裕章系初犯、认罪态度较好、全额赔偿被害人近亲属所遭受的经济损失,具有悔罪表现,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对文裕章宣告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检察机关抗诉要求改判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

  焦点Q&A

  是否暗箱操作?主审法官:完全不可能

  负责此案二审的广东高院主审法官在宣判后接受记者采访,对判决缓刑的原因及一些细节进行了释疑。

  判三缓三是否量刑畸轻?

  根据法律规定,故意杀人罪有两档,一个是1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如果情节较轻的,是3年到10年有期徒刑。判文裕章缓刑有几点原因,首先,文裕章是认为妻子没办法救活的情况下,一时冲动,才做出拔管行为,其本身的主观恶性比较小,属于情节较轻的,其量刑范围是在3年到10年以内,所以判处3年有期徒刑是在法定的量刑范围内。文裕章还符合“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不至于再危害社会”、“不至于对其居住的社区有重大不良影响”这4大条件,所以一审给文裕章判处缓刑,我们二审也依法认为应当维持原判。

  “小三”问题是否影响判决?

  文裕章的拔管行为,直接造成了胡菁死亡的后果,这是一种犯罪,我们也给予了他惩处。至于他有没有其他异性朋友,这是一个个人隐私的问题,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也不能说他们是哪一种关系。

  是否有暗箱操作?

  这个是完全不可能的,我们作为法官,是中立的,不可能跟双方当事人有私下的接触。

  现场

  文裕章微笑走出法庭

  昨天,文裕章身穿一件暗黄绿色短袖衬衣出现在被告席上,听判时一直低着头。法官在宣读判决理由时,文裕章一度低头落泪,听判后则露出了笑容。走出法庭时,文裕章面带笑容,并以握拳曲肘的肢体语言表露了自己喜悦的心情。

  昨晚,南都记者致电文裕章的哥哥文裕彬,文裕彬在电话里表示:“让这件事情终结吧,希望生活能重新开始。”

  胡菁母亲当即喊冤

  广东高院终审裁定后,胡菁的母亲肖桂莲当即哭诉:“判得太不公平了,我女儿死得太冤了!以后大家都可以学他(文裕章)这样去杀人。”

  肖桂莲说,她与文裕章之间还有遗产继承案,她曾向法官表示希望将两个案子一起审理,但遭拒绝。

  而胡菁的姐姐胡蓓也对终审裁定中关于“小三”的情节不予认定很不满意,她展示了文裕章和一张姓女子的大量通话和短信记录,称在胡菁住院期间,两人也未中断联系,最多时一天短信记录达50多条,凌晨时分还连续通话长达3个多小时。

  胡蓓说,张姓女子多次在短信中表达要为文裕章生儿子、希望有名分。但二审判决认为虽然两人短信有暧昧,但并不能证明两人有非法关系,也不能证明是杀妻的原因